矿工摄影 朱健炫记录台湾煤业发展史

2020-07-27 阅读111 点赞822
矿工摄影 朱健炫记录台湾煤业发展史

一开始为参加摄影比赛得奖,从事纪实摄影的朱健炫当年常跑北台湾矿坑,拍摄矿工。越深入认识矿工家庭故事后,吸引他不断回去,前后 10 多年。他的摄影现在成了一页煤业发展史。

67 岁朱健炫日前出版「矿工讴歌:台湾煤业奋斗史」,集结 1983 到 1988 年间拍摄的 160 帧黑白摄影作品,加上文字描绘煤矿矿场工作和生活面向。他说,纪实摄影背后是人文主义精神,为中低阶层发声,是爱与关怀的展现。

朱健炫今天对媒体说,身为都市孩子,首次看到全身黑色的矿工人物照,非常震撼。「当时大环境受到「生活杂誌」(LIFE)和「人间」杂誌纪实摄影影响,且掀起一股黑白照的风潮。」

他认定摄影比赛评审喜欢矿工这类具人本精神的照片,当时有全职工作的他利用週末跑煤矿矿场,积极和矿工建立关係,不要让被拍摄对象感觉有相机对着他。自 1980 年代初期,陆续在土城海山矿场、平溪、瑞芳、新竹尖石等煤矿场拍摄,直到 1991 年。

后来不是只为得奖,朱健炫持续拍摄矿工长达 10 多年,他说:「越深入后,听了很多矿工家庭的辛酸故事,见到许多矿工家庭,父亲在矿灾中罹难后,由小孩带小孩。」

「矿工讴歌」书中透露一般不为人知的面向,如「坑外女英豪」,介绍矿坑外,多是女性担任煤矿出坑后的处理,举凡押车、煤的分级筛选、操作翻车台、及倾倒石渣等等。

另外,矿区的工寮有不少外地来的阿美族矿工,朱健炫的镜头留下许多孩童的生活照。他说,作家吴念真表示,书中的妇女和孩童照令吴念真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情景。

台湾已关闭所有煤矿,目前有几处矿场有意保留早期煤矿相关文物,让民众认识地方文史及产业变迁。朱健炫先前举办摄影展,整理摄影作品展出,进而在今年初集结出书。

「矿工讴歌」摄影书刻划矿工面貌,朱健炫表示,拍摄矿工,不只震撼,也让他激起悲怜的情怀。

他另外举书封面获得台湾影展黑白组金奖的作品,转身咧嘴笑的矿工照为例,他指出这名矿工表情坚毅、辛苦、辛劳,充分点出,「矿工在坑里,命是土地公的;出坑后,命才是自己的」。

朱健炫接下来计画,重新找回以前拍照过的对象,为当年这些人留下影像口述历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