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月光陷全面停工危机(二)

2020-07-14 阅读743 点赞275
日月光陷全面停工危机(二) 超时低薪 员工不挺

另个令人意外的是,为避免停工厄运,日月光高层原本想以劳工就业问题说服高雄市政府,没想到不少基层员工竟然无惧失业,表达支持停工。本刊调查,日月光员工有这种心情,除了抱怨薪资低廉外,这几天公司的做法更是让人心寒。

一名资深员工说:「第一线作业员月领二十二K,时薪只比劳基法规定的高一点而已,就连资深劳工一个月上班二百二十个小时,含加班费也只有三万八千元。出事后公司废水没地方倒,生产线也不停工,有毒废水越积越多,乾脆放在作业区内,又是劳工的命不值钱。」

环保局上週一在K7厂查到的废液PH值为二.六三,酸性足以瞬间腐蚀人体,而这些平时需由穿着一级防护衣技术人员处理的杀人毒液,现在就直接存放在厂区内,还越积越多,一旦发生洩漏,待在现场的劳工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。

这样的情形若不赶快处理,用不着多久,其他产线如K15、K11也会因污水爆满而停工。

封测断链 客户流失

K7厂主要接单手机、平板和笔电等中高阶产品,占日月光高雄厂营收的三分之一,万一停工,日月光虽称尚有中坜厂可以支应,但本刊调查,K7厂以覆晶封装用的锡铅凸块製程为主,而中坜厂的锡铅凸块产能不大,恐怕无法应付K7厂的订单。

如此一来,客户可能被迫转单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半导体厂总经理指出,目前台湾封测厂当中,具有锡铅凸块产能的公司包括硅品、力成、南茂、颀邦等,但后三家产能并不大,看来台湾只有硅品能够消化。旺宏总经理兼欣铨董事长卢志远认为,日月光占全球委外封测市场的三成,一旦停工,恐将引发半导体断链危机,将替往后产业景气发展带来变数。

日月光毒废水事件,凸显环境保护在台湾仍太过于弱势。民进党立委田秋堇指出,对获利以亿元计的大厂来说,区区数十万元罚款根本不痛不痒,她建议罚金计算与营业额连动,并将刑法第一百九十条之一公共危险罪的刑度加入《水污染防治法》中,「企业老闆不怕罚,只怕关。」

而在美国,曾发生电力公司排废水污染,小镇居民获赔三亿美元的事件,并改编成电影《永不妥协》,应是高雄人民向无良的日月光索赔的参考。

强人母亲奠基家业

此一事件也让向来低调的张虔生家族及事业,再度受到瞩目。张家的灵魂人物,一手带动家族兴旺的张虔生之母张姚宏影,人称「张妈妈」,现高龄九十多岁,长居美国。张虔生说:「她最近身体不好,我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她的健康。」

张姚宏影出身浙江望族,嫁入张家后,与先生经营航运,后跨足房地产、营造业,在温州的土地与事业体系庞大,也与香港、东南亚往来。大陆变色后,张家仓促来台,事业一夕成空,一家人靠着大陆带来的积蓄与珠宝细软度日。张虔生念小学时,有次老师出作文题目:「我的父亲」,其他小朋友都用伟大、了不起形容,张虔生笔下的父亲竟是「无业游民」。

张姚宏影惊觉事态严重,决定重拾家业,她经营贸易,一点一滴奠基。张姚宏也可说是台湾房地产山坡地开发的鼻祖,她成立的宏璟建设开发汐止山坡地,以「伯爵山庄」一砲而红。

日月发光 购併上位

张姚宏影教子严格,曾对友人说:「教儿子要给他责任,他必然会扛起来。」一九八四年,张虔生要求母亲支持投资电子产业,张姚宏影跑去问星云大师,说儿子要开一家二十四小时作业的工厂,请他命名,星云想「白天晚上都发光」,取名日月光。

至今,日月光高雄厂还供奉了东方三圣—药师佛与日光菩萨、月光菩萨。一九八五年半导体业不景气,日月光财务情况一度吃紧,房地产也刚好走下坡,张姚宏影主张卖掉日月光,但张虔生认为电子业是台湾未来的路,坚持继续经营。

一九八七年台积电成立,张虔生常去拜访张忠谋,终于成为台积电的合作伙伴,之后更一路坐大。九○年购併IC测试厂福雷电子,九九年购併摩托罗拉新加坡、中坜封测厂与美国ISE封测厂,二○○○年再趁着上市公司主机板厂环电发生前董事长掏空案,抢下环电经营权。

利益当头 罔顾道德

十一年前,张姚宏影退隐,把事业全交给张虔生与张洪本兄弟打理。张虔生很有数字观念。日月光集团每三个月召开全球会议,员工称为「大会」,有次,某厂长报告时,张虔生突然喊停,口气严厉地说:「等一下,你这页数字跟前面的不一样,你自己先搞清楚再回来报告。」

张虔生家族两岸的政商关係深厚,二○一○年日月光中心广场在上海落成、隔年上海总部成立,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夫妇二人均亲自到场道贺。然而,这一次排废事件触怒国人,尤其正值纪录片《看见台湾》掀起捍卫国土风潮之际,恐怕不是张家丰富人脉可以解决的。张虔生企图以捐款平息众怒,但三十亿已可盖好几座废水处理厂,捨正途而行,心态可议。

在张虔、张洪本迎替妈妈出版的《把路走通─张妈妈生活禅》一书中,曾提及张姚宏影的一句话:「会赚钱没什幺了不起,有道德才重要。」身为日月光掌门人,张虔生愧对母亲的教诲,令日月蒙羞;这句话,对一味追求利益而罔顾人命的企业主,亦是一记当头棒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