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月明功害命 陈巧明 毁人家庭(一)

2020-07-14 阅读809 点赞775
日月明功害命 陈巧明 毁人家庭(一)

用谎言设下的陷阱,往往比刀枪造成的伤害更严重!彰化女子陈巧明原是教舞老师,没想到5年前自称与先生离婚后,这个舞蹈家突然变调,竟以宣道为名,摇身变为四处敛财、专门破坏别人家庭的邪恶导师。今年6月间,和其熟识20余年的妇人黄芬雀,如同被洗脑一般,和丈夫、女儿交恶后,最后更害死了亲生儿子。陈巧明自创的日月明功虽不属任何教派,但她的所作所为,比任何邪教还要可怕!陈女如今也因本案列为「伤害致死罪」被告。

上週五下午,新北市三重区的同安公园内,詹家大姊平静地诉说弟弟詹淳寓遭母亲虐死经过,纵然说到:「停尸间只剩弟弟孤零零一人,白布下骨瘦如柴的弟弟伤痕累累,肩膀甚至有被烫过的烂疮!」她语气中仍听不出波动,但当说到日月明功时,詹大姊的气愤瞬间爆发。

灵修走偏 母弒子

詹大姊咬牙愤恨地说:「这一切都是陈巧明所创的日月明功害的,如果没有这个团体,害妈妈走火入魔,我爸妈不会分居,我们一家人不用四散分离,弟弟更不会死于非命!」日月明功是个位于彰化的低调灵修团体,会员数最多时也不过二百余人,但就在日前,这个不起眼的团体中,却发生亲母弒子的悲剧,引起社会譁然。

今月,詹大姊的母亲黄芬雀,因盲目崇拜日月明功创办人陈巧明,强迫儿子詹淳寓一同参加活动,当正準备上大学的詹小弟反抗时,身为母亲的黄女,竟然将儿子关在日月明功聚会的默园,还伙同会员将他打得遍体鳞伤,导致伤心的詹小弟,最后气愤绝食而亡。

原本该是教人为善、走出困境的灵修团体,为何会让一位母亲泯灭人性、戕害亲生小孩?本刊调查,一切都因五年前陈巧明创日月明功后,才导致此悲剧。

误信歪理 抛家庭

在创立日月明功前,陈巧明是个性开朗的芭蕾舞老师;但五年前,她自称和丈夫离婚,原本形象光明的舞蹈老师不见了,反而变成一个「强调自身利益比家庭亲情重要,已婚妇女最好都要离开家庭修练」的邪恶导师。
陈巧明将舞蹈班转成心灵成长班,对向她习舞已经十几年的学生和家长,灌输他们「自己最重要,家庭只是附属品。」很多中年妇女接触到这个歪理后,信以为这才是人生真谛,多人家庭失和,衍生出很多家庭问题。

一名前信徒说︰「陈巧明常说自己的婚姻不幸福,但从没听她说过细节,她特别喜欢吸收已婚妇人做会员,很多太太被她骗到抛家弃子还不自知。」陈巧明自称前夫姓海,本刊尝试找其丈夫,但奇怪的是,从未有邻居亲眼见过她先生。陈女老家的邻居说:「拢讲伊有,但是咱做厝边二、三十年不曾见过。」邻居怀疑陈巧明说谎,她可能是很讨厌男人,才叫已婚的妇女离开老公。

本刊调查,在陈巧明自称离婚前,十多年来,她都在彰化市中正路一间大楼内教舞,除了教小女生跳芭蕾舞外,也教婆婆妈妈跳韵律操。

吸收菁英 高学费

该栋大楼的邻居说︰「早期,陈老师虽不太主动跟人聊天,但基本上见到邻居都会点头微笑、为人客气;可是这几年开始,她变得阴沉寡言,锱铢必较,对钱看很重,二年前还为了漏水的事跟邻居大吵一架,之后就搬到默园。」警方透露,陈女教舞时,每人每年学费约六、七万元,在彰化地区属高档学费,因此学生多来自菁英家庭。当她成立日月明功时,很快就有一群高知识、高收入的双高妇女粉丝团。

一名前会员透露:「一开始她只是与舞蹈班学员分享心得,但慢慢的,教舞时间越来越短,聊天时间越来越长,后来她设计出一套类似瑜伽、气功的动作,日月明功才算正式开始。」

学员健检 包治癌

成立日月明功后,陈巧明将原本舞蹈课每年六、七万元的学费,直接改成入会年费,想入会,就得一次缴清年费。靠着会员的口耳相传,以类似老鼠会的方式,加上旗下二百多名会员的奉献,让她坐拥千万元年薪。对于年收入千万元,陈女并不满足,为了多赚钱,她还与嘉义市正璘妇产科的负责人颜正松,合作向会员吸金。

颜男挂名日月明功的干部,陈女经常以健康检查为由,包车载学员集体到该医院做健检、刷健保卡,注射干细胞、买高价保健品等,甚至还对罹癌会员或家属强调,能治疗各式癌症。一名会员因此被A了四百万元。詹大姊说:「我明明没生病,妈妈还是强拉我去,就连弟弟也曾被带去该医院挂女性内诊,若在干部面前露出不想去的态度,还会被大声斥责:『妳就是要去!』我甚至还在家中看过母亲拿胎盘素要帮阿嬷打针。」

在网路搜询日月明功,不难发现有许多人被陈女以治病为名A钱,其中有中学女教官、警官眷属,被害人不乏高知识分子。除敛财外,陈女还为自己塑造权威,以高压手段控制学员自由,詹大姊说:「她要求学员尊称她为Sunshine(阳光),若是没把她的话当圣旨,就会被打骂,我自己就被打过巴掌。」